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江西网首页  >  信息日报  >  文化大家

从知青到严谨治学的汉语史大师

——本报记者专访宜春学院优秀校友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徐时仪

2018-03-31 23:06:05      来源:中国江西网-信息日报      编辑:舒晓露      作者:陈国菊

   

    2017年底,来自宜春师专(现为宜春学院)的20多位校友从世界各地聚集母校,参加“高考四十周年宜春学院77级中文专业校友文化交流座谈会”,并为在校的学弟学妹们送上励志大餐。近日,记者采访到他们中的一位:中国古典文献学和汉语史方面的大师——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、博导徐时仪先生。

    ■施自强、记者陈国菊文/图

    拿高工分的知青 跨进大学校门

    见到徐时仪教授是在宜春学院的会客室,现年64岁的徐教授谈吐稳重睿智,体现出国家级汉语大师的风范。与记者的开场白,他没有大谈自己为国家古典文献学和汉语史作出的贡献,而是怀着深深的留恋回忆起到江西插队当知青的那段难忘岁月。

    16岁初中毕业那年,徐教授来到宜春一个小山村插队落户。一个生活在大城市尚未完全成年的大男孩,刚来到农村什么农活也不会做。乡亲们很爱怜他,手把手地教他耕地、除草等一系列基本农活。当时的最高工分是10分,8年后,他成了干庄稼活的好把式,能拿到9.2分,还多次获得县和公社知识青年接受再教育优秀奖。

    “在插队落户的8年中,乡亲们给予我的关爱终生难忘。我最感动的是有一次生病了,乡亲们用独轮小车推着我走了10多里的路去医院。”徐教授说,在农村当知青整整8年,要说不想离开也是假的。他曾想过回城,想过能有招工的机会。至于能有读书的机会,那简直就是一种奢望。

    1977年恢复高考的喜讯点燃了他人生的新希望。在备战高考期间,他忙完农活后就争分夺秒地复习。“我最感激的是我的父母兄弟姐妹,为了支持我参加高考,隔三岔五就把抄录来的一份份模拟试卷、一张张数据卡片从上海寄来。父亲每周一封长信鼓励,通宵排队才买到一本辞海立即寄给我。”说起1977年的那场人生拼搏,徐教授心潮难平。

    工夫不负有心人,徐教授在全县三千多名考生中脱颖而出,考取了宜春师专中文系,成为第一轮录取的6人之一。他从一名赚工分的知青跨进了令人羡慕的大学殿堂。

    废寝忘食刻苦求学 感恩老师辛勤培育

    徐教授深有感触地告诉记者,良好的家风奠定了他治学严谨的习惯,生命中最崇敬的人是父亲。“当年我在江西插队感到前程渺茫,是父亲每周一封长达千字的信温暖着我的心,八年中,数百封信,数十万字,每一个字都倾注着他对我的挚爱。”他说这些家书倾注着父亲对儿子的舐犊深情。

    “父亲是一个生命力相当旺盛的男子汉。他没读什么书,但写得一手好字,凭着他的才干和毅力,他自学成才,由一个药店学徒成为一名药剂师。他虽受牵连而惨遭批斗却顽强地生活下去。在坎坷中,他把自己对人生的挚爱奉献给了整个社会、家庭和我们每一个子女。”这是徐教授1997年在父亲去世后写的一篇怀念文章中的片段。

    “进入师专后,当时中文专业只有一个班,全班40多名学生,年龄和学习基础都参差不齐。我们班中有才十几岁的应届毕业生,有二三十好几的老三届初中、高中毕业生。由于当时初中没得到系统学习,我感到与别人差距大。于是,我便抓紧一切时间学习,连吃饭也学习,甚至排队等打开水也看书。有时误了学校的吃饭时间,这顿饭也就干脆不吃了。学校晚上10点熄灯后,我经常站在路灯下背英语单词。”徐教授对当年刻苦求学的往事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说到在师专三年的学习,徐教授最不能忘记的是老师的辛勤培育。特别要感谢的是何一凡老师,经常课后给予指导,答疑解难。他说自己基础学得扎实以及后来走能向学术研究,都得益于这位恩师的启蒙。

    三十余载耕耘 成为语言研究大师

    翻开徐教授的学术研究生涯资料,可见其学术地位和成就:上海师范大学教授、博导;中国语言文学博士后流动站负责人;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点负责人;古籍研究所副所长;华东师范大学和浙江大学兼职研究员;中国训诂学研究会常务理事;上海辞书学会副会长;编纂多部中国古典文献学和汉语史著作;荣获多项高校科研优秀成果奖、发表论文200多篇……

    据了解,徐教授走向教研之路,与《汉语大词典》有着不解之缘。那是1980年,适逢《汉语大词典》编纂处招聘编纂人员,在师专即将毕业的徐教授应聘得到录用。五年后,他又考入上海师范大学首届古典文献学专业研究生班,1987年留在学校古籍研究所任教。涉足学术研究领域后,徐教授在前辈学者的言传身教下,埋头苦干,力求文史哲兼通。他在学术研究上崇尚一个“实”字,深知真学问都是以实学实证研究作为基础的。

    徐教授他以佛经音义与朱子语录作为论文选题,经过对大量的古籍文献缜密考证,撰成《慧琳和他的一切经音义》、《玄应音义研究》、《玄应和慧琳一切经音义研究》和《佛经音义研究通论》专著,还校注了《一切经音义三种校本合刊》、《朱子语录词汇研究》、《朱子语录》等古代典籍。

    徐教授还从汉语史研究的薄弱环节汉语词汇史入手,以高度的责任心,探讨白话文取代文言文,辨析现代汉语的词语演变,著有《近代汉语词汇学》和《古白话词汇研究论稿》《语言文字》《汉语白话发展史》《汉语白话史》等专著。他又在考察汉语语文辞书的发展演变基础上撰成《汉语语文辞书发展史》。

    如今,已过花甲之年的徐教授仍在学术研究的路上不歇息。同时,还在指导培养后续人才上倾注心血。从教三十多年来,他指导的学生已有9人的论文被评为上海市研究生优秀学位论文,1位的论文获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提名。正是因为徐教授严谨的治学精神,才能在汉语这块富矿中挖掘出越来越多的宝藏,成为一代语言研究大师。

    鄙视学术不端 袒露“成功秘籍”

    在与徐教授交谈中,他还透露出了对时间的感叹。他说自己马上要到退休年龄,但还有好多事要做。“我自1981年与《汉语大词典》结缘以来,就有意于追溯探求我们所说母语每个词的来龙去脉。《汉语大词典》以‘古今兼收,源流并重’为编纂原则,第二版的编纂工作已于2012年启动,而对该书的修订也是我近期要做的工作。我在进一步开拓古白话文献和词汇的研究,争取早日完成《朱子语类词语汇释》和《古白话词汇研究通论》的撰写。”他说希望我们的汉语像英语一样在全世界广泛传播和应用。

    当记者问及徐教授如何看待当今学术界出现的功利现象时,他不假思索地告诉记者,人要有敬畏心,人在做天在看,要敬畏学术,才能尊重学术,更加刻苦地钻研学术。在治学和为人上,清者不畏崎岖山路,不断攀登,做出扎扎实实的真学问,活出生命的精彩和人生的价值;浊者却毫无敬畏学术之心,不择手段蝇营狗苟,混学位混职称,更有甚者以剪贴拼凑为“学术”,人所不齿。

    在校友讲坛上,徐教授还借此机会将自己的奋斗经历与在座的学弟学妹分享。他强调:“凡事用心做就一定会做好,这就是自己不管做什么都能尽力做好的‘成功秘籍’。我将继续不懈地上下求索,做鲁迅先生所说的那种默默耕耘的真正脊梁骨,在古白话文献和词汇研究上有更多的新收获。”

    徐教授最后还带着江西宜春是第二故乡、母校是娘家的情结真挚地表示:现在他已经带了好几个来自江西九江、进贤等地的博士。在同等条件下,他会对江西尤其是母校的考生高看一眼,欢迎到他这里读研。

信息日报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相关阅读


信息日报客户端

看信息日报 知江西新闻

地市热线

上 饶    13979300288
抚 州    13970436866
宜 春    13807959077
萍 乡    13907998659
吉 安    13807967783
赣 州    13803589582

江西网警在线
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-红盾标志
新闻热线:0791-86849275    广告热线:0791-86847125    企业建站:0791-86847127    技术故障:0791-86849285     网络举报:0791-86849275